百年老榆树偷偷晃着绿枝沿路逗紫丁香。伴随着一束榆树钱,一行花瓣静静地唱着,点燃一把升起的火锤,锤打着年轻人钢铁般的脸。汽笛吹响了沧桑。

轻轻招手,拍拍墙角的墙,数一数路边的窗,躺在热炕上,品着煮好的汤,抓一把流动的时间,洗去岁月的沧桑。借着路灯的昏黄灯光,我抚摸着我的漫漫征途,我的白脑袋摇啊摇,我穿着我的旧行李。深情地看着你,昂昂西,我的第二故乡,你依然美丽!

袁泉:吕雯昂溪

轻轻招手,拍拍墙角的墙,数一数路边的窗,躺在热炕上,品着煮好的汤,抓一把流动的时间,洗去岁月的沧桑。借着路灯的昏黄灯光,我抚摸着我的漫漫征途,我的白脑袋摇啊摇,我穿着我的旧行李。深情地看着你,昂昂西,我的第二故乡,你依然美丽!

轻轻招手,拍拍墙角的墙,数一数路边的窗,躺在热炕上,品着煮好的汤,抓一把流动的时间,洗去岁月的沧桑。借着路灯的昏黄灯光,我抚摸着我的漫漫征途,我的白脑袋摇啊摇,我穿着我的旧行李。深情地看着你,昂昂西,我的第二故乡,你依然美丽!

昂昂溪我第二故乡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铁路干部陈鹤山,深深地眷恋着第二故乡昂溪。他说:“你的脸,你的衣服,就像是我融合进你广阔的胸膛,互相亲吻的时候。这片土壤在每一棵树和每一片草地的深处爬行,孕育着情感和语言。”。每次途经昂船洲回国,这里的每一栋建筑,每一个人生都很熟悉。铁路工匠的精神一直埋在心里,铭刻在骨子里。一种家乡的温暖从我的内心升起到我的内心深处。

前言语言

昂昂溪我第二故乡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铁路干部陈鹤山,深深地眷恋着第二故乡昂溪。他说:“你的脸,你的衣服,就像是我融合进你广阔的胸膛,互相亲吻的时候。这片土壤在每一棵树和每一片草地的深处爬行,孕育着情感和语言。”。每次途经昂船洲回国,这里的每一栋建筑,每一个人生都很熟悉。铁路工匠的精神一直埋在心里,铭刻在骨子里。一种家乡的温暖从我的内心升起到我的内心深处。

石碑下,人们没有忘记外国英雄的战刀,至今仍在闪耀。骄傲的飞行被磨练成了一枚金牌。光束反映了米粒的发育。一串幸福填满了一个女人的心。歌声旋律传遍了田野和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