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用来看桑田变海,体验历史,进入其中。从古至今,笑语里有很多故事!边肖带你了解更多的历史故事

1910年10月12日,在满洲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客栈里,一个穿着很多土拨鼠皮的游客被发现神秘地死在一个拥挤的商店里,身上覆盖着紫色和黑色。

然后,几天后,两个从俄罗斯回来的中国矿工来到客栈。他们刚入住酒店的时候,跌跌撞撞,无精打采,语焉不详。根据他们的简要描述,他们被驱逐出境,因为他们居住的棚子里有7个人死亡,他们的随身行李被当场烧毁。几天后,10月25日,两名返乡矿工当天停止呼吸,死于大片紫色斑块。

没有人分析过这些人生如粪土的陌生人,何况他们还处在一个朝不保夕的浑浊世界。客栈老板报了官后,衙门的验尸员每次简单看了一下,就把命案清了,官赶紧撤案。

死者被山塘雇来的人聚集起来,草草汇合,用马车拖到野外,随意掩埋。即使他们的亲人拜过爵,也无处可寻,因为没有人留下像木牌或墓碑这样的招牌。而且客栈还忙,没什么影响。

死于瘟疫的人

他们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很快被遗忘,但没有人认为这是一场震惊世界的大瘟疫的开始。

白山与黑水疫情

1910年10月至12月,在中俄版图的满洲里地区,约有329人死于一些严重的传染病,主要是劳工和乞丐,所有的医生都束手无策。

然后以点传为线,以线为面,东部三省大面积发病死亡。北方的严冬加剧了疾病的传播,病人被挤在封闭的火车车厢里。大量返乡过年的人通过东北庞大的铁路网,进一步支撑了疾病的快速传播。

疾病传播到哈尔滨、长春、吉林,并迅速南移,甚至在天津、河北、山东等地也有传播。随着冬月的到来,“地如流水,燎原如火”的瘟疫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灾难。在东北三省,至少有69名穿紫色和黑色衣服的病人死亡。死者的症状是发热、严重毒血症、肿胀、肺炎和出血倾向。

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是人口密集的省会长春、哈尔滨和奉天(沈阳)。岑岭时期的死亡人数每天高达150、130、60人。吸烟者多为清代中年人,居住在人口密集、卫生条件差的地区;感染疾病的外国人很少,被感染的基本都是“新医生”(西医)。

哈尔滨的鼠疫是10月份从哈拉尔德传过来的,满洲里也差不多到了该讲这个病例的时候了。哈尔滨有13人零星死亡,11月8日开始发病。年末,哈尔滨死亡人数爆炸式增长至5272人。卫生条件差、松花江南岸麋鹿聚集地的富家店(现哈尔滨市道外区)已成为重灾区。

1903年7月14日,整条中东铁路正式通车,“松花江镇”改为“哈尔滨市”。中东铁路的邻居傅家店很快成为内鲁和河北省移民的聚集地。我们是亲戚朋友,经常吃住,互相扶持,但是生活条件差,房子大多低矮拥挤,小区污水横流,道路泥泞,很多人住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