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羽将军是我尊敬的革命老前辈,著名开国将领之一。在他有生之年,他多次拜访我的祖父朱德。他阅历丰富,温文尔雅,有说有笑,谦虚谨慎地笑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苏羽将军,一生当兵,擅长指挥野战几十万大型兵团。他曾指挥华中、华东野战军在华东、中原作战。他足智多谋,成绩斐然,被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人民日报》公开称为“常胜将军”。他和我爷爷朱德一样,多年来一直是我军旅生涯的标杆和楷模。“虽然不能来,但还是很期待。”。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

苏羽和他爷爷历史悠久。他们在历史上第一次南昌起义时并肩作战。他们感情深厚。南昌起义后不久,剩下的几支队伍驱车前往武平的一个山口。年仅20岁的苏羽亲眼看到,爷爷带着几个人沿着陡峭的悬崖攀爬,从侧面袭击了封锁道路的地主。他心里很佩服。多年后,他仍然记得爷爷的便携式驳壳枪的英雄形象。大禹改组后,爷爷把他从班长提拔为七个步兵连之一的第五连的指导员,并跟随爷爷参加了“智取一章”、“石平大胜”等著名战役。苏羽也开始一步步深刻理解“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本质,使自己的军事生涯一步步辉煌。他是爷爷从南昌带井冈山的两位将军(另一位是林彪)之一。

在铺满竹子的井冈山上,我爷爷对苏羽有些偏爱。红四军遇到了一些困难的任务,作为司令员的爷爷经常首先想到他。1928年6月,著名的老祁县岭战役由苏羽奉爷爷之命出色完成,爷爷心满意足地称赞他为“年轻的战术家”。每次有行军联系,爷爷总是和苏羽所在的红28团一起行动。苏羽骁勇善战,对爷爷的安危十分关注,经常站在他身边掩护。

我爷爷对苏羽也很严格。一场战斗结束后,军事顾问报告结果时犯了一个错误。打赢了仗的苏羽得到了爷爷的通报和评价,而另一个打败仗的连长反而得到了夸奖。事情明朗化后,陈毅担心苏羽“吵闹”的心情,说要做点什么。爷爷不同意,说“只有经得起委屈的人才是真正的革命者”。爵后苏羽能够承受屈辱的负担,熬过多年错误批判结论的不公,应该和爷爷早年的自觉训练有关。

实战比任何军校都更能有效的培养出真正的将军。十几年后,长期在一线指挥作战的苏羽,发展成为野战军艰苦战役指挥的陆军司令、总司令。七战一胜,七胜少胜,令爷爷拍手称快,说:“他在苏联战役中消灭的敌人比自己的军事力量还多。”。苏羽继续发挥出色,留在北碚、鲁南、莱芜、孟良崮、豫东、冀南、淮海战役,拿下宁沪,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好。爷爷太激动了,忍不住写了一首诗,赞美道:“南征大获全胜的将领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专政黑暗,解放旗帜到处红”。毛主席驾崩后,亲自任命苏羽为攻台总指挥,担负抗美援朝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