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10月14日上午,山城贵阳沐浴在冉冉升起的阳光中,这是北京第11届亚运会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天。久雨之后的楚清天气格外宜人,金灿灿的阳光普照的贵阳,气氛平静祥和。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打破了山城的宁静。

爆炸发生在贵阳妇幼保健院。8点50分左右,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女儿从妇幼保健院宿舍走下水泥坡道。从三个人喜悦的心情和干净的衣服可以看出,三口之家原本是准备出去度个快乐周末的。当他们走到医院旁边两栋楼的立交桥时,年轻的母亲带着女儿上厕所,父亲留下来期待。看似和谐的三口之家的最后一张图,就定格在这最后一刻。猛烈的爆炸声突然响起,年轻的母亲带着女儿从厕所回来时,地面已经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如此惨烈的爆炸发生在省会城市麋鹿聚集地的中心区域,迅速震惊了省、市、区各级公安机关。各部门迅速动员并投入精锐士兵赶赴现场部署解决问题。

爆炸威力如此之大,相邻两座医院大楼的玻璃都被冲击波震碎了,周围全是玻璃碎片。遇害者名叫杨子荣,是本市某区的干部。爆炸发生在死者腹部左侧。经公安机关分析判断,该炸药为普通硝酸铵炸药。硝酸铵炸药虽然只是民用中低威力炸药的一种,但也不容忽视。破碎的尸体碎片从爆炸中心散落在四周,现场惨不忍睹。

走访现场的调查人员从周围人那里了解到,爆炸后到达现场时,以为是医院的锅炉发生事故,晕倒后才知道是谋杀案。死者的妻子傅桂平很着急。她告诉公安人员,一家三口今天早上要去她家。当她走到医院大楼立交桥的拐角处时,她带着女儿上了厕所。刚进厕所的时候听到爆炸声,回来发现老公已经赴汤蹈火了。

据现场周围在工地上工作的两名工人讲述,爆炸发生时,他们正在忙着工作,爆炸的冲击波前后摇晃着脚手架,差点把他们扔下去,恐慌中发生了地震。

一名在医院给患者输液的医生说,听到爆炸后,他跑到现场,发现医院工作人员的孩子傅桂平正抱着孩子发呆,只看到地上的残肢,才意识到有人暴死。

一名在厕所周围工作的工人回忆说,爆炸前,他瞥见死者妻子拉着小女孩上厕所,听到爆炸后,他和死者妻子一起赶到现场。

死者的妻子傅桂平伤心欲绝。虽然她看起来很忙,但她还是告诉了公安人员一些家庭情况。她说她和杨子荣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彼此感情深厚。自从有了孩子,她更深情,更有爱心。当她带女儿去厕所时,她把手提包留给了丈夫。手提包里有一件毛衣、少量现金和一些她的化妆品。傅桂平痛哭流涕,多次恳求公安机关逮捕凶手,为她报仇,为死去的丈夫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