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秋天的下午,我被一些朋友绑架愚弄了。

都说海安的七星湖不美。如果说有什么美感,那一定是醉酒后等到日落。

是的,喝了三两杯,稍微有点醉意,就打车去了七星湖。

没错,今天去七星湖白去了,就是吹个牛,打个赌,很快就花了一下午。

这个秋天的下午,微风吹来,感觉顶多有点凉意,一点冷的感觉都没有。

我们坐在地板上。草是绿色的,微黄,只在接触地面的地方,还有针刺肉的感觉。

风,轻轻的,恰好是能让湖面上的清水微微起皱的高度。

太阳,不热,只是觉得暖和,却慢慢往西去了。因为我们都带着相机,它的缓慢下落正是我们想要的。

微风不再吹皱湖面,太阳也不像我们刚来的时候那么耀眼了。我们忍不住举起相机乱拍。

现在的“电影”,连拍,高速连拍,没钱。回放画面时,“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那场争执绝对是真实的场景,但正是我们想要的;那场争执绝对是纪录片,但恰好是脑海中的画面;那次争执绝对是肉眼的感觉,却恰好是心底的定格。

不好意思,有人警告“你的相机倒了。”定睛一看,就是那样。

人们说一个七星高光是运气好,我觉得梦幻的画面是心里的“咔嚓”,这是单反相机应该带来的精妙。

七星湖,你做梦,我做梦;明天更梦幻。

接待注意《视觉新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