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刘以桐城派为主体,展示了一个文化群体成长的动态过程及其自身特点。从读书的读书行为出发,探讨桐城派“读书不读书”和“如何读书”的问题。同时,刘以桐城派三个时期不同的桐城派领袖为坐标,以他们自己的著作为考察工具,分析了桐城派文化的延续性和新变。他关注的阅读角度是书史研究的一个方面。挖掘桐城派和桐城派精神的动态过程,也可以作为文化史研究中提供书史视角的一个重要的特殊样本。

学者与书籍之间天然的密切关系,使得很多参与者在谈论书籍的历史时有了切身的体会。从自己的研究来看,徐士博博士认为讲故事,讲人的故事,讲书,应该是书籍史的重点。在自由讨论环节,这种关于书史研究的自我批判性讨论更为热烈。赵毅、张等老师就“书画船”、“读图”等相关案例分享了自己的感受。赵毅教授提出“以古为今用”和“以古为今用”是两种不同的看待历史的方式,这可能决定了清代学者干预图书史差异的方式和方法。此外,几十名观众就书史研究中的线性与整体性,以及阅读历史的冷与热交换了意见。

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姚记述了《海国图志》在道光年间的阅读与传播。利用日记、书信等稀有材料对比《海国图志》在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阅读反思,说明了《海国图志》年中书媒和政局对道光帝之路的重要影响。声明意在还原《海国图志》在历史上真实的读书行为,通过一本书的运气和读书反思,观察道光王朝的历史风貌和政治表达。

在回顾了近期“文学与文化史”项目的一些细节后,徐教授就第6卷《清代的书籍流转与社会文化》的预印本广泛征求了学术同行的意见,并努力展示了项目的整体设计思路和理念。徐教授指出,该项目已接近完成,但这不仅是项目的结束,而且是在前人探索和研究的基础上开始新的、深入的图书史研究的漫长道路;它还呼吁建设具有地方特色的“中国图书史”或“中国文学文化史”,以响应时代的要求。

(本文来自浪涌新闻。更多原创信息,请下载“浪涌新闻”APP)

暨南大学历史系讲师、香港中文大学历史博士徐士博提起第三起诉讼《1872-1905年上海的书业与科举研究》。陈诉论述科举考试前上海的“书店”现象,通过整理大量第一手史料,挖掘档案文献背后关于近代上海书业人士的故事,还原当时“书店”的成长与兴衰。鉴于“石印出版社”的蓬勃兴起,徐博士认为这与科举有着重要的关系。为什么平版技术最适合印刷帝王书?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完全来源于印刷技术迭代的线性变化。平版出版社的生产更像是传统的雕版,可以转包,可以承包出去。所有的东西(作坊)都可以以分包的形式组织起来,而印刷则类似于工厂式的集中生产经营模式和全国各地举行科举考试的情况。决定光刻是更好的选择。所以在上海图书业务的热点中,书商们从利益的角度选择了平版印刷。此外,他还以图书贸易组织为例,说明科举考试对图书贸易乃至整个中国图书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