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陈洪海统计,20%以上的日本文化墓葬出土类似“骨珠”,10%以上出土绿松石。从串珠墓的比例来看,最常见的有两种串珠,尤其是在宗日墓地的第一段,之后还在继续(表1)。

1.浅色石珠、绿松石珠、海贝和两种海贝,包括人体装饰和服装,使用量很大。

所以推测共和盆地从宗日一期开始就形成了对串珠饰品的偏爱,导致其努力吸收各种串珠饰品。从日本文化晚期到齐家文化晚期,部分外来饰品可能是从河西走廊西部,通过祁连山隧道,湟水中上游而来。公元前2000年上半年河西地区较为常见的烧制滑石珠和玛瑙珠,在共和盆地仍然很少见,这可能反映了珠饰进入共和盆地的相对滞后。

根据证据,笔者2017年在海南国家博物馆库房出土的串珠石和骨珠,实际上包括低硬度石珠、贝壳珠和烧制滑石珠三种类型。这些珠子是按收藏号分包的,没有生存出土单位的测试。作者检查了近30个包装,其中稍大的(19个包装直径约5 ~ 7毫米)和较小的(7个包装直径3 ~ 5毫米以上)。大部分应该是普通的低硬度石头,外观为淡黄色到白色,质地相对对称。类似于干青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浅色薄饼/短柱状珠。M130珠子的能谱分析效果指向方解石。较小的珠子中有两颗是贝类珠子(采集号为HB15848和HB15851),共计数百颗。烧制的滑石珠只有一包,总共40多块,特点是外观苍白,侧面有垂直磨损痕迹。整个珠饰比粗珠饰的柱状长。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艾万桥考古研究所;原版出版于2020年《四川文物》第四期。请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如果说宗日墓地一、二期在共和盆地盛行的装饰与甘肃、青海非常相似,那么从宗日墓地三期到齐家文化晚期的情况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接受了王辉对齐家文化的定义和分期方案,并对更详细的齐家文化遗址报道的装饰进行了统计(表4)。除了Gamatai以外,上述地点可分为三组:

一 宗日墓地装饰品

这两个遗址提供了共和盆地新石器时代晚期和青铜时代的装饰信息。新石器时代晚期主要是指相当于宗日墓地第一、第二阶段的阶段装饰,主要由低硬度的石头、牙齿、蚌、骨等构成。浅色薄饼或短柱状珠子,绿松石和管状臂饰的使用引人注目。

青铜时代,即齐家文化晚期墓葬中出土的饰品,包括1枚石环、1枚黄愚、188枚绿松石珠、2枚骨瓣、838枚骨牙饰品、12080枚骨珠、25枚铜泡、8枚铜环、7枚铜环、1枚铜手镯、193枚贝壳和1枚蛤壳。

现在考古发现反映了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从公元前4、3千年之交的宗日时期,到公元前2千年后期的齐家文化晚期,共和盆地陪葬的丰富的装饰品早已流行。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装饰有着显著的传承关系。这种文化的持久延续也体现在弯腰掩埋、生活在日本陶器中等等。共和盆地相对守旧的文化传统可能与其相对封闭的处境有关,与周边商业模式不同。从日本文化到齐家文化晚期,共和盆地的农业因素呈下降趋势。伽玛台青铜时代遗迹中没有发现牲畜骨骼,狩猎经济可能占很大比例。随着黄河流域下游农业的发展,流域内外的生活差异逐渐加大,可能会导致不同的民族意识。也许是b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