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38年到1946年,钟理和在大陆生活的八年间,写了《奔逃》,《祖国归来》,出版了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夹竹桃》,这是他生前唯一出版的一本书。虽然钟理和懂日语,但他从不说日语,坚持用汉字书写。他宁愿丢掉工作,也不愿为日本人服务。当他穷困潦倒时,他拒绝作为一名“日本侨民”领取物质津贴。

前校长、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教授许:“在民进党政府要‘去中国化’的背景下举办这样的展览,对于正确认识两岸的历史连续性和文化血脉的连续性,包括两岸的政治连续性,具有重要意义。”(记者曾萍通讯员廖荣荣)

魏钰文,博士,嘉应大学文学学院教授,说:“钟理和的生活把台湾和祖国大陆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对祖国的爱的足迹,仿佛是一条长虹,飞过台湾海峡。“今天,我们在这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钟理和故里的血流恢复在他的祖籍,并配合两岸教育和文化交流的努力。”

台湾乡土文学的优秀奠基人钟理和生平事迹展,主要有“钟理和梅县区百度镇松山松溪村——祖籍”、“钟理和家庭与青年生活”、“钟理和在mainland China的生活与创作”、“钟理和回归台湾后的生活与创作”、“纪念钟理和、出版两岸书籍及相关研究”、“确认钟理和祖籍及后人回乡祭祖”等

台湾民众对日本殖民的文化反抗

魏钰文女士,博士,嘉应大学文学学院教授,曾三次造访台湾美浓的钟理和纪念馆,显示她年轻时深受钟理和作品的影响。“每次参观纪念馆,我都被钟理和对生活的绝望态度和创作激情所感动,被他对家乡的热爱所打动。他用写实的笔法创作了一部催人泪下的巨作,作品中穿插了许多客家方言词语。”

台湾作家、Ku晋亮文化基金会主席蓝伯洲:“让年轻人,尤其是台湾年轻人,通过钟理和的作品,正确认识台湾的历史,真正了解台湾与大陆的关系,真正了解1840年以来的中国,因为台湾问题是1840年以来中国的问题之一。”

出席揭牌仪式的台湾作家蓝伯洲说:“只要大家一谈起台湾文学,就会情不自禁地谈起钟理和。他的作品给两岸人民留下了他的人生感悟。”

“本地人的血必须流回老家”

据梅州市台港澳事务局提供的材料,清代乾隆年间,梅县第十二松山、百度、梅县钟来培育屏东县高树乡,来台始祖为第十八中山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