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建房作为城市更新的衍生物,其存在可以追溯到城市更新的源头。

比如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会更新。总之整个城市都要重新规划,不合理的部门要拆迁,重新改造。

大都市市容创新:现在深圳的农房和商品房比例是1:1;老厂旧村,乱七八糟,条件差,阻碍大都市建设,破坏市容,需要创新。土地资源再利用:经过40年的创新发展,深圳在经历了几千倍的经济增长后,面临着土地不可持续增长的瓶颈,迫使政府走上了既有土地深挖的城市更新之路。产业升级:深圳已从小城镇成长为国际一线城市,城市初期的工业制造业应转型为服务业、科技创新、金融业等现代经济重点产业。市政道路和城市道路的扩建:随着城市道路的快速增长,轨道交通网络需要同时扩建,这将有助于对道路等基础交通建设进行重新规划。教育资源再匹配:深圳教育资源严重失衡,更新城市道路重置公共资源,基于学区的笼罩规模和人口基数建设规模合理的学校。将土地纳入国有管控体系:如今,农村住宅股权、集体土地小产权等股权所有权存在于个人和群体手中,这是不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