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由谁来抚养孩子?

编辑成序列

其次,既然“翁婿”与“姓”之间有“君子协定”不违反强制执法,那么各方都应遵守并按其执行;孩子在更名过程中再次违反了法国相关划界,警方依法处置了国书认定的情况,意味着更名决议可能被打消;最后,各方都要保持现状,直到孩子年满18岁,然后自己确定姓氏。

今年4月,无意中得知,王某某已将宜宾市江安县五矿镇派出所的一户人家给了自己的孙子,并把刘的名字改成了“王。出生日期由2012年6月8日变更为2012年6月7日。刘平又惊又怒:“我什么都没有!”

“最孤苦”村民:

失独的他没有妻子、子女、孙辈陪同

刘于2015年加入蓟县公安局

回忆说,2013年6月3日,在小榄镇派出所的调整下,他和女婿王某某签订了书面协议,约定孙子户口落户刘家,姓刘;王某某承担子女的学费和生活费用;子女300元以上的医疗费由王某某负担;王有权向夫妇支付5万元生活补助费。

成为祖父的刘平仍然很快乐。他非常爱他的小孙子。然而好景不长,坏消息传来“女婿在外面打牌,女儿跳河自杀。”刘平告诉《红星》记者刘永思,他跳入河中的那天正好是他孙子的一岁生日,而刘永思还不到19岁。

以后双方确实在小榄镇派出所的调整下签订了协议。孙子以“刘”的名字进入太傅镇的家庭。然而,当刘还不到三岁的时候,他就去了宜宾的五矿镇和他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他六岁多才回到爷爷身边。他是太福镇枣子小学的大一新生。

“按照当年的约定,王某某欠我3万多。”刘平认为让“女婿”王某全还钱是理所当然的。

为了了解这个问题,刘平告诉他的孙子:如果你醒来想尿尿,如果爷爷不在,你会在床底下尿尿,然后继续睡觉。如果小刘早起在地板上撒尿,回来会吊水擦地板。

刘平缺乏自信

宜宾市江安县公安局称,王某泉隐瞒了孩子去县太福镇户口的情况,提供了亲子鉴定结论、虚假询问材料、证人证言等材料,使孩子得以在宜宾市江安县公安局“重录户口”。江安警方表示,现已开始核查,核查结果将依法受到处罚。

刘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和妻子斯牟琼带着孙子回卢希安县太福镇居住,并给他的孙子取名为刘牡丹。2015年3月13日,刘平提交了孙子的《出生医学证明》 《协议书》等文件。刘,三岁,户籍在公安局太福镇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