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疫情防控所需的资金要保证尽其所能,不要因为医疗费用影响患者就诊,不要因为资金问题影响疫情防控。比如市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率提高了20%,到7月底已经拨付了98%的资金。比如新增4亿元引导农民工转移就业,保障困难群众尽最大努力保住群众的就业“饭碗”。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应对肺炎疫情的财政政策越来越有希望。2020年,中国财政赤字规模将比2019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专项国债,2万亿元以上全部转入地方资金到达下级市县。

政府如何过紧日子?省下来的钱都花在哪里了?下级的“三包”实际效果如何?第一财经新闻现场采访了深圳、湖南、重庆的财税部门。

深圳市财政局局长唐树奎首次获准剥离商铺等与各行政事业单位履行职责无关的商业物业,将市级保障性住房配套商业设施30万平方米有偿协议转让给市属国有企业,增加财政收入60亿元。借助市场力量,丰富市场规划属性强但政府治理成本高、运行效率低的深圳会展中心政府产权,激活市政大型场馆市场价值,有效增加财政收入。

盘活政府资产和金融存量资金是弥补收支缺口的重要措施之一。2019年,湖南省本级转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国有资本计划预算资金54.6亿元。在落实中央指定的基础上,全额回收基本支出、“三公”资金和结转一年以上项目支出结余资金,共回收省级资金19亿元,全部转移到其他急需资金的地区。

上半年,深圳市区两级资产盘活等一次性收入150.1亿元,带动财政收入增长7个百分点,成为缩小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的主要动力。

此外,深圳努力落实中央政策,剥离市级行政事业单位下属企业,丰富和释放参与改革企业的规划土地和房地产资产价值,不仅扩大和加强了国有企业,而且增加了财政收入。引导各区盘活资产实现收入45亿元,全额还清财政资金利息收入17.1亿元。

“不花不该花的钱,就不会花该花的钱。如果你花了很多钱,你可以要求结果。”株洲市财政局局长李能斌表示,在2020年的预算中,各单位的运营费用将减少10%,总计8500万元,非紧急、非刚性项目支出将减少3.26亿元。今年5月,一般支出进一步减少20%,车辆购置费和出国费进一步减少30%,支出进一步减少3.4亿元。

深圳2020年预算中,非刚性、非重点项目资金削减39%,新增项目资金淘汰78亿元。预算执行中,要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结构调整,再组织削减预算资金34.3亿元,收回单位自有资金2亿元,为确保重大政策落实和民生增长腾出更多的财政空间。

有很多关键支出

湖南省财政厅

重庆今年的紧日子有两个特点:一是早在1月份就出台了10个紧日子,包括统一削减部门项目资金、规划资金和培训资金30%;另一个是助推。人大之后,重庆推出了升级版的紧日子计划,将一般项目和非刚性、非紧急项目的支出分别削减了15%和10%。1-7月,市政府共减负3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