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新闻东方日报记者刘继忠见习记者刘晓宇李梦游东亚/吐温

经过耐心细致的普法,赵在6月17日早上进入看守所大门的那一刻向办案民警保证:“我意识到我不能再做错事了,所以很抱歉我的家人和孩子一定会在出门前发生变化。”

男子冒充记者采访其实是实施诈骗

6月15日下午5时,郑州市公安局松山路分局交管巡逻大队民警接到报警。一名男子称自己被敲诈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控制嫌疑人。

第三步,收现金,删除“负面新闻”。为了“安宁”,绝对不允许他转账,只收现金。面试结束后,他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收到现金后,他会通过电话联系“导游”删除帖子。

随后,松山路分局案件侦查大队接手观察、处置、处罚此案。警方观察到,“记者”赵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农民,常年以打工为生。2018年被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2019年出狱后,他受雇在河南一家环保网站做广告。

嫌疑人被抓忏悔恨不已揭秘诈骗“套路”

目前,赵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其他涉案人员正在接受进一步调查和处罚。

在警方发布执法政策公告后,赵煞费苦心地改变了以“记者”身份敲诈勒索的“套路”。

第一步是在网上收集“负面新闻”。6月3日,他在百度上看到一篇题为“汝州某工业公司向群众举报污染严重,无人负责”的新闻文章和一篇题为“汝州某石材厂乱挖乱采,破坏生态状况”的报道。6月7日,他开车到检察院整改情况,用手机拍下视频和照片,并打当地政府的投诉电话,以河南环保网官员的身份反映情况。

根据赵的供词,他认为“试错”的心理是他抓住了很多部门,担心一些所谓的“负面”报道会影响他们的部门评估,所以大多数人不会选择报警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他凭借两张小牌,多次大胆地举行新闻“监视”。其实他也知道,他的业务单位“河南省某环保网”是一家名为“河南XX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司,不具备新闻采访和宣传资格。

冒充“记者”,持监视和“曝光”索要宣传费和删帖费进行诈骗。被捕后,他其实是个被公安机关处罚的诈骗专家。这个时候,他恨透了。他故意透露诈骗“套路”,提醒群众实时报警,停止受骗。

据举报人张介绍,6月8日,他的朋友、汝州市某公司经理王某告诉他,一名周姓男子自称是“河南某环保网”的记者,在公司周围拍摄了一些视频和照片,然后向当地政府投诉公司的污染问题。随后,王委托他处理并处罚了投诉采访的“记者”。在他多次和网站一样后,对方派了一个“记者”与之联系。6月15日,网站上一位姓赵的“记者”终于与二七区长江路与松山路交叉口西南角见面,采访负面报道,删东西。采访结束后,赵收到6000元现金删除消息后,当场联系导游“李导演”。赵的行为立即让他怀疑自己遇到了假记者,并立即选择报警核实身份。